南梁与西域各国的战火,两汉时期

作者: 中国历史  发布:2019-09-19

原标题:两汉时期,西域诸国为何都叛服不定?

东汉与西域各国的战争

图片 1

东汉永平十六年至汉灵帝末年,东汉王朝与北匈奴争夺西域诸国控制权的战争。

作者 | 莲悦

两汉时,狭义的西域地区,东起玉门、阳关,西至、葱岭(今帕米尔高原和昆仑山脉西段、喀剌昆仑山脉东南段),北为天山,南为昆仑山,东西6000余里,南北干余里,横亘其中的塔里木河将西域分成南北两道,战略地位极其重要。天山东麓的伊吾卢,车师前国和鄯善,为西域门户。北匈奴控制该地区,可作为入河西之根据地,东汉控制该地区。而北道的焉耆(五治员渠城,一名南阿城,今新疆焉耆回族自治县)、温宿、龟兹,南道的于阗、莎车、疏勒等国,则是汉王朝通往中西亚及地中海商路的必经之地。

首发 | 《财经国家周刊》

东汉初年,光武帝刘秀忙于国内战事,无暇顾及西域,西域局势混乱。北道各国大都附属于匈奴,南道诸国则相互攻伐,争战不休。匈奴乘机征服了西域北道诸国和南道大国于阗,利用西域的人力物力不断袭扰东汉边境。为彻底击退北匈奴的进攻,外通商道,内安边境,东汉王朝采取“以夷制夷”的方略,从明帝水平十六年起,始派军出征西域。

联系微信号:youhistory1

永平十六年二月,明帝令奉车都尉窦固、耿忠率军击败北匈奴于蒲类海,攻占战略要地伊吾卢。为进一步联络西域各国,孤立北匈奴,窦固派班超及从事郭恂率吏士36人出使西域。班超首先致力干打通匈奴控制薄弱的南道各国,降鄯善,制于阗,袭疏勒,驱除了西域南道的北匈奴势力,使南道诸国先后归附。

东汉章帝元和三年,即公元86年,是驻守西域疏勒国盘橐城的班超最为难过的一年。这一年,他不得不亲自设计诱捕并斩杀了曾与自己并肩战斗、情同父子的疏勒王忠。

与此同时,为防止北匈奴卷土重来,十七年十一月,汉朝派奉车都尉窦固、驸马都尉耿秉等再度举兵西征,击破北匈奴白山部于蒲类海,并击降役属北匈奴的车师前、后部,南道基本打通,北道东西两站也为汉朝控制。东汉重设西域都护和戊、己二校尉。

今天的新疆喀什,在两千多年前的汉代为疏勒国。疏勒是丝路古道上一个极为重要的节点,汉时的丝路南道和北道在这里交汇,且“西当大月氏、大宛、康居道也”。地处交通孔道之上,让疏勒国成为西域各种势力竞相争夺的地方。

十八年三月,北匈奴出动2万余骑兵反攻车师,包围金满城、柳中。十一月,北道焉耆、龟兹乘机联兵攻杀西域都护陈睦、副校尉郭恂。车师后王也在此时叛汉,与北匈奴合击汉军。

公元73年,即东汉明帝永平十六年。这一年,龟兹王率领军队攻陷了疏勒国,并杀害疏勒王,立龟兹人兜题为王。也就在这一年,42岁的班超以假司马的身份率领一支36人的使团西出玉门关。

章帝即位后,采纳班固等人建议,于建初元年正月命酒泉太守段彭等出军与鄯善会师柳中,破交河城,北匈奴兵惊走,车师前国再次降汉。段彭遂派范羌从金满城救出耿恭。后因国内局势动荡,章帝放弃争夺西域的主张,下诏撤师回京。次年又撤退伊吾卢屯田驻军,西域重又落入北匈奴之手。

奇袭匈奴使团,迫使鄯善王臣服汉王朝,又用智谋降服于阗后,班超于永平十七年(公元74年)来到了疏勒。他袭击驱逐龟兹人兜题,复立疏勒先王兄长之子忠为王。

东汉从西域撤退时,班超鉴于疏勒、于阗臣民挽留,回转疏勒,击杀疏勒叛乱分子,败尉头国兵,再定疏勒,并以疏勒为据点,只身经营西域。由于东汉撤军,西域北道诸国及南道大国莎车又重新役属于北匈奴。但南道大多数国家仍归附东汉。由于北匈奴赋税苛重,不少被北匈奴役属的国家亦不服北匈奴统治,图谋归汉。班超乘势联合南道诸国逐步向北发展。建初三年,班超统帅于阗、康居、疏勒、拘弥等国兵万余人攻破姑墨,解除了来自北方的威胁,使北道强国龟兹陷于孤立。东汉在西域的形势迅速好转。

对于忠而言,班超之恩,恩同再造。而且接下来,两人更是在战火中结下了深厚的情谊。

鉴于此,班超上书汉章帝请求增援,并提出“以夷狄攻夷狄”的策略。章帝乃令徐斡为假司马,率千人驰援班超。时逢疏勒都尉番辰投靠龟兹,班超与徐斡合兵击破番辰,第三次平定疏勒。元和元年,章帝又令假司马和恭等率兵800人援班超。是年冬,班超率疏勒、于阗兵,从东西两面夹攻莎车。因疏勒王忠叛汉,康居王也派兵助忠抗班超,班超围莎车半年不克。

永平十八年(公元75年),匈奴卷土重来,攻击驻扎在丝路北道的西域都护陈睦。恰在此时,汉明帝驾崩,汉王朝举国大丧,玉门关封关。西域诸国纷纷叛汉,龟兹、姑墨发兵进攻疏勒。班超虽然孤立无援,依旧与追随自己的36名壮士苦守盘橐城,与疏勒王忠互为首尾,坚持岁余。汉章帝即位后征还班超。班超一走,疏勒国即有两城叛变,里通龟兹。在归程中再三思量后,班超毅然返回疏勒,平定叛乱,继续支持疏勒王忠。

章和元年,班超率于阗等国兵2.5人,再攻莎车,龟兹也派温宿、姑墨、尉头军5万余助攻莎车。班超用调虎离山之计,出其不意直捣莎车军营,莎车战败投降,龟兹等国援兵被迫撤退,南道遂通。而北道龟兹、焉耆等国依仗北匈奴,拒不附汉。

以后十年,班超以盘橐城为据点,苦心为东汉王朝经营西域。而年轻的忠也因为班超的支持,在疏勒的地位牢不可破。

图片 2

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app发布于中国历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南梁与西域各国的战火,两汉时期

关键词:

上一篇:一江一船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