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92年万历朝鲜之役,为啥一下子成了泡影

作者: 中国历史  发布:2019-09-21

朝鲜各党在内政外交上互相争斗,往往为了意气之争、门派之见而不顾国家之利,包括通使日本一事,也成为党争的口实,因此朝鲜迟迟无法做出抉择。直到宣祖二十三年(1590),朝鲜才以黄允吉为通信正使、金诚一为副使、许宬为书状官,派遣使团携带国书交聘日本。但没想到,这次交聘又因党争之故,错失提前侦知日本野心和做好应对准备的黄金时机。

但朝鲜的《宣祖实录》和当时的义兵将领日记《乱中杂录》中也有“关白降表”,以此可推测沈惟敬等人事先告知过朝方。这是给明朝毕恭毕敬的降书。主要内容是把战争责任全部推给了朝鲜,记下了沈惟敬和小西行长在朝鲜的功绩,希望明朝能将他册封为藩王。这和秀吉提出的“和平七条”截然不同。明廷不知内幕,认为内藤如安是秀吉派来的降服使,便满足了如安的要求,册封秀吉为日本国王,并提出了以下3条:一、自今釜山倭众尽数退回,不敢留住一人。一、既封之后,不敢别求贡市,以启事端。一、不敢再犯朝鲜,以失邻好。披露情实,果尔恭诚。主和派石星提出了日军撤离朝鲜后,只册封而不准求贡,朝日修好,日本永不侵略朝鲜等要求。

但加藤清正乘着朝鲜水军新败,发起水陆两面进攻,勐攻南原城(今韩国全罗北道南原市)。守城的明朝将领杨元不及应战,仓皇逃走。邻近的全州(今韩国全罗北道全州市)听闻南原失守后,竟也不战而败,防缐溃散,使日军掌握进逼汉城的态势。麻贵因此打算放弃汉城,希望邢玠退守鸭绿江,结果遭阻止。这次大败导致杨镐被撤换,明朝改派万世德前来经理。接着,麻贵、刘綎等人与日军相持不下、互有胜负,战事一时之间难有结果。

图片 1

战事再次爆发后,日本为了夺回制海权,遂派遣间谍散佈鼓动李舜臣主动出击的言论,朝鲜君臣不知是计,犟令李舜臣出征。李舜臣抗命,结果惨遭解职,朝鲜水军改由与李舜臣不合的元均统制。元均尽改李舜臣的军事部署,接连遭遇败绩,最后朝鲜战舰「全被烧没,诸将军卒,焚溺尽死」,朝廷不得不重新起用李舜臣,统领残存无几的水军继续鏖战。所幸明朝派遣总兵陈璘率领大批战船来援,这才弥补了海上的失利。

在明军、朝军压倒性火力攻击下,小西军交出了平壤城,溃退至汉城。在明军的大规模参战下,朝鲜收复了平壤城,朝军看到了希望。小西军的败退大大打击了在朝日军。石田三成等在阵奉行(即督阵官)向秀吉报告了平壤的战败,并让加藤军等各军团集合在汉城防备明军。正月二十六日,日军在汉城近郊碧蹄馆一带为阻止势不可挡的明军南下,以破釜沉舟的决心打败了李如松军以骑兵为中心展开的追击战,日军的碧蹄馆胜利挫败了明军的势头。但半个月之后,日军却在幸州山城之战中大败给权栗率领的朝军,宇喜多秀家、石田三成等负伤。汉城的在朝日军兵力消耗几近五成,军粮和物资也严重不足。

碧蹄馆之役的挫败,令李如松决定改为议和,再度派遣沈惟敬前去谈判。此时日军虽暂时挡住明军的进攻,但朝鲜各地义兵蜂起,不停骚扰各个被日军佔领的城池,全罗监司权栗也率兵击破日军,海上通路更遭李舜臣统领的龟甲船阻断,使得日军补给困难又归途受阻。因此当闻知明军有意议和后,日军便趁机休战谈判,並徐徐南撤,在釜山等处筑造堡垒,打算久驻不去。

另一方面,6月29日日军攻克晋州城,残杀居民数万,把那一带变成了废墟,然后全军按照秀吉之命令,撤到釜山浦周边加强守备。8月以后,日军相继回国。陆地战场,12月初安康之战是最后一战,之后进入相对稳定的状态。除了1594年李舜臣攻打日本水军的战斗,直到1597年丁酉再乱为止,再也没发生过武装冲突,只是维持了议和交涉的状态。当时,朝鲜是被侵略的当事国,但在议和交涉中却被排除在外。1594年12月,内藤如安持沈惟敬和小西行长共谋伪造的“关白降表”前往北京。

朝鲜趁着日本南撤,又陆续收復不少郡县,但对明军暂缓攻势,未能将日军彻底逐出便打算议和亦无可奈何。然而毕竟作战主力是明朝,供应军资也是明朝,朝鲜军队「只恃天兵,专不为事」,连宣祖也说道「我国将不知兵,军无部伍,有同驱羊,何以讨贼」,並无左右战局的决定性力量,故对明朝与日本的谈判毫无置喙之地。

朝鲜朝廷应沈惟敬的随行要求,派接待沈惟敬的黄慎为正使,携朝鲜使节团和明使节团一同前往日本。1596年9月1日在大阪城,明朝册封使与秀吉会见授予封王金印,并向秀吉等武将按官级授予官服。第二天,日方为明朝使节摆宴,秀吉等穿明朝官服参加宴会,当天秀吉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明皇帝的敕书中,根本没有提到秀吉所期待的“和平7条”,只是提到“封你为日本国王”。秀吉大怒,马上命令动员大军。沈惟敬和小西行长经数年谋划的议和计划,一下子成了泡影。

原标题:1592年万历朝鲜之役,中日朝的第一次东亚大战

在碧蹄馆之战中,李如松军一败涂地、意志消沉,便想用议和的方式让日军撤退,游击将军沈惟敬和以小西为首的日军开始议和交涉。明朝的目的,是在鸭绿江以南的朝鲜领土上阻击日军,所以明朝也认为与其拼死战斗,不如尽力和平解决。沈惟敬是上一年(1592)8月兵部尚书石星推荐的谋士,他到朝鲜平壤与小西行长会谈,最后达成休战50天的协定。沈惟敬再次全方位地与日军交涉的结果,则是4月8日在龙山会谈中达成的协议,内容即是当时日军返还俘虏的朝鲜两位王子,日军撤出汉城,明朝也撤离明军且派遣使者至日本。

逃亡途中,宣祖甚至表示愿意内附明朝,遭到柳成龙激烈反对,称「不可,大驾离东土一步,则朝鲜非我有也」。到了平壤后,宣祖又叮嘱向明朝请援的使节柳梦鼎「尔可先言欲内附意」,同样遭到柳梦鼎反对,他声称明朝怀疑朝鲜通倭,如果不请援反而先要求内附,更滋生明朝疑惑。宣祖逃出平壤后又召见臣僚,声称打算避往辽东内附,令世子光海君留下来监国抗敌。宣祖的怯战心理,对于朝鲜的快速败退应负上一部分责任。

图片 2

朝鲜战役为中日朝三国都带来深刻的影响,日本在战争时掳掠为数不少的朝鲜人员和文物,促进本国的儒学和陶瓷烧造技术的提升。朝鲜经过这次战火洗礼,改进了火器与军队的素质。至于明朝为此耗费不少国力,使其在日后难以阻挡崛起的努尔哈赤。不过明朝力战保全朝鲜的理由,除了传统儒家字小存亡的名分观念以外,最根本的原因仍是朝鲜为中国门户,有巨大的地缘战略价值。明将宋应昌曾上疏道,「朝鲜幅员东西二千里,南北四千里。从西北长白山发脉,南跨全罗界,向西南,止日本对马岛,偏在东南,与釜山对。倭船止抵釜山镇,不能越全罗至西海。盖全罗地界,直吐正南迤西,与中国对峙。而东保蓟、辽,与日本隔绝,不通海道者,以有朝鲜也。关白(指丰臣秀吉)之图朝鲜,意实在中国;我救朝鲜,非止为属国也。朝鲜固,则东保蓟、辽,京师巩于泰山矣。」正说明朝鲜的要冲形势,决定了中国的安危。因此不管是清末的甲午战争也好,近代的朝鲜战争也罢,甚至是近年的朝鲜半岛核问题与朝鲜政权稳定,中国都无法置身于事外,皆因地缘战略的先天格局,促成这些历史的必然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申砬阵亡的消息传回后,宣祖便有意西逃,大臣也奏请国王先移驾平壤,並向明朝请援以图恢復国土,同时派出临海君、顺和君等王子往各道招兵勤王。结果当决议西幸平壤后,宫中卫士与僕吏也开始逃亡,百官也未全部随行,甚至有将领託言勤王却遁逃而去。宣祖的车驾一离开京城,城中顿时乱作一团,乱民涌入宫中,大肆抢劫纵火,宫中所藏档案与珍玩文物皆付之一炬。然而宣祖也无暇顾及这些,只是一味地逃难。

日军侵入后,朝鲜朝廷曾有争议,有的主张直接向明朝求助援军,有的主张自主抗战。结果在宣祖的支持下,紧急向明朝派遣了请援特使。开战之前,明朝已从朝鲜、琉球等地接到报告,一直注视着日本不同寻常的动态。长期以来,明朝和朝鲜一直是唇亡齿寒的关系。但明朝在边境叛乱镇压未果的状况下,针对派遣援军也有不同意见:有的主张坚守明朝、朝鲜边境鸭绿江,有的主张直接派兵朝鲜。最后兵部尚书石星的主张占据了主导地位。他认为日军的目的是“侵略大陆”,所以应在朝鲜防御,不然战祸将会殃及中国。

朝鲜国王宣祖李 曾提出「中国父母说」,认为「朝鲜是中国的孝子,日本是中国的贼子」。此为一幅描述万历朝鲜之役期间李 逃亡的绘画。

4月18日,日军领着沈惟敬派来的假明朝使节撤出汉城。朝方欲追击撤退的日军,希望和平解决的明朝置之未理,侧面禁止了朝军的战斗行为。日军撤出了汉城,明军也就势南下。6月,李如松部队进驻汉城,宋应昌部队进驻定州,刘、吴惟忠部队进驻大邱,王必迪部队进驻尚州,骆尚志、宋大斌部队进驻南原。表面上他们包围了日军,却没有发生战斗,一直处在对峙状态。李如松谋划,拟将沈惟敬、徐一贯、谢用梓等派往日本,令日军撤走。石田三成等3位奉行和小西行长,带着冒充明朝使节团的徐一贯、谢用梓和沈惟敬到达名护屋,5月23日拜见了秀吉。

然而,朝鲜国土接二连三沦陷,宣祖不得不继续往北逃往义州,而蜷曲在义州的朝廷对日军确切人数、全国有多少城镇还在抵抗、各地还能支援多少兵粮等情况一无所悉。在此情势下必须仰赖明朝的援兵才能救国,于是求救使节络绎不绝地前往北京。明朝面对朝鲜的请援,最初持有疑虑,怀疑朝鲜是否打算诱骗明军进入朝鲜后与日军联手灭之。辽东巡按御史甚至移送公文给宣祖,斥责朝方为何没有任何具体的失陷状况、阵亡与投降人名、以及日军人数,直指朝鲜「尔国图为不轨」。经过朝鲜的申辩和明朝官员的调查后,这才确认朝鲜所言属实。另外,由于朝鲜不断犟调日本的真实意图是攻略明朝,尽管明朝内部有人主张「只防中国地方,不须救朝鲜」,但最后仍因朝鲜「为我藩篱,必争之地」,决定派兵救援,御敌于国门之外。

秀吉让明朝使节团滞留到6月28日,一边推迟和平交涉,一边动员在朝日军,欲占领去年惨败的晋州城(在本书第三部晋州之战中详述)。当时秀吉给明朝使节看的所谓“和平七条”,是自己随意拟定的。迎娶明皇公主作为日本后妃,恢复勘合贸易,明朝和日本两国大臣永誓盟好,把朝鲜南部四道割让于日本,再把朝鲜王子及一至两名大臣作为人质。从其内容上看日本仿佛成了战胜国,但从战况上看,形势对日本却很是不利。石田三成和小西行长应该比谁都清楚,这种情况下朝鲜不会接受秀吉无视朝鲜的主张。而小西行长则想方设法达成和约,和沈惟敬谋划欺骗主君,把心腹内藤如安作为秀吉的议和特使派到北京。

图片 3

内藤如安担心议和失败,立即发誓遵守此项。明朝对石星和内藤如安的交涉内容表示满意,决定把秀吉册封为日本国王。明朝派册封正使李宗诚、副使杨方亨一行,于1595年11月,进入釜山小西军军营,继而打算前往日本。可临行前正使李宗诚却得知——秀吉压根儿没有想要得到册封的意思,秀吉只想诱引明朝使臣拘留、侮辱的消息(据说这也是沈惟敬的计谋),李宗诚吓得半夜逃走。无奈之下只好由杨方亨顶替正使,沈惟敬顶替副使前往日本。这期间沈惟敬和小西行长为了事前准备东奔西跑,反复谋划。

李如松得胜之后意气风发,加上有朝鲜人传言日本已退出汉城,因此决定率领轻骑一举收復之。没料到明军进发至碧蹄馆(今韩国京畿道高阳市)时,遭到日本大军包围,刚巧又天逢大雨,满地混着融冰的泥泞令骑兵难以驰骋,日军鸟铳又连发而来,明军猝不及防,损失惨重。李如松死命奋战才突围而去,身边将士死伤大半。李如松逃回开城不久后,又撤回平壤,明军的攻势就此停顿。

图片 4

大战前夕的朝鲜王朝

获悉日军抵达鸭绿江不远的平壤时,辽东镇部队应急命出动。6月中旬,虽人数不多,明军已渡过鸭绿江进入朝鲜。7月16日辽东副总兵祖承训率领3千兵力攻击平壤的小西军。明军败。但自此战况发生了变化,战况渐渐扩大成日军对朝、明联军的三国间的战争。因祖承训战败,明朝痛切地感觉到有必要从南方调入炮兵。明朝最终派遣了刚刚镇压了西北边境叛乱的李如松。第二年(1593)正月七日,提督李如松率43000明军,与朝军联合,开始了收复小西行长军营的平壤城战斗。

小西行长领着沈惟敬回到日本,丰臣秀吉向其提出停战议和的条件,要求迎娶明朝公主给日本天皇为妃、恢復勘合贸易、割让朝鲜南方四道、索求朝鲜王子与大臣为人质,以及要求朝鲜大臣誓言不可违却日本等,俨然以战胜国的身份自居。沈惟敬为了附和兵部尚书石星尽速和谈的期盼,竟隐瞒丰臣秀吉的真实要求,与小西行长一同伪造降表。明朝不知实情,决定册封丰臣秀吉为日本国王,要求日军全数撤兵回国,禁止其再犯朝鲜,並拒绝日本贡市的要求。沈惟敬怕真相败露,在明朝册封使抵达日本之前,赶紧与小西行长渡海先行,私自向丰臣秀吉奉上蟒袍、翼善冠等明朝冠服,接着再与正使共同册封。丰臣秀吉接到明朝册封诏书后,才发觉受骗上当,气得再度发兵渡海。明朝接获日本又攻击朝鲜的消息后,才察知沈惟敬两相欺瞒,便将其与主和的石星一起逮捕,下狱处死。接着再改派邢玠总督蓟辽,麻贵为备倭总兵官,杨镐仍继续担任经略,率兵前往朝鲜应战。

图片 5

图片 6

李如松率军进发至平壤后,即刻展开攻城战,並命祖承训率兵扮成朝鲜兵,藉此令日军心生轻视以放松警惕。双方拼死相搏,战况十分激烈,李如松的战马中炮而死,李如松立刻换马再战。游击将军吴惟忠胸口遭铅弹贯穿,也犹自奋唿督战。日军不敌,小西行长撤出平壤,率军渡过大同江向南而逃,路上又遇到明军埋伏,损失不少兵马。李如松乘胜追击,派李成梁次子李如柏再攻克开城,一鼓作气收復黄海、平安、江原等北方各道,逼使日军退至汉城守御。

图片 7

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app发布于中国历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1592年万历朝鲜之役,为啥一下子成了泡影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刘玄德和刘裕四帝何人更加强,历史注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