誓死抗金,何须马革裹尸还

作者: 中国历史  发布:2019-10-04

原标题:秦锯:竭尽全力护国死,何须马革裹尸还。

还不知道为国尽忠!秦桧曾孙誓死抗金,全家殉难,堪称壮烈的读者,下面历史风云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,接着往下看吧~

书生坐在灯火飘摇的房间里,胸口附近似乎有一团气,这股气横冲直撞,让他不禁想咒骂所见到的一切,砸碎所见到的一切。

南宋权臣秦桧,因参与陷害岳飞,与金人议和,卖国求荣,最终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,至今他的铜像仍然跪在岳飞墓前,秦桧的继子秦熺也曾为非作歹,欺压良善。但坏人的后代不可能都是坏人,甚至也能出现忠臣义士!比如南宋末年,秦家就有一位人物,为宋朝流尽最后一滴血,全家殉难!他是谁呢?他到底做了哪些事呢?

图片 1

此人就是秦桧的曾孙秦钜!原来秦桧本人没有生下儿子,于是将妻侄过继为子,也就是秦熺,这个秦钜就是秦熺的孙子,换言之就是秦桧的曾孙。到南宋中后期,随着岳飞的平反,以及理学的兴起,秦桧后裔子孙的地位是一天不如一天,虽然能够享受锦衣玉食的生活,但在人们面前,很难抬起头来。

咒骂灯火,咒骂书卷,咒骂城里的守军,咒骂城外的金兵,还咒骂自己的祖宗。

图片 2

本来一切都好好的,他隐姓埋名,当一个最普通的读书人,在边陲小镇当通判,不会有人询问他的身世。

秦钜字子野,在宋宁宗在位期间,担任蕲州通判。通判这个官职是宋朝独有的,它既是知州的的副手,又起到监督知州的职责,官位虽然不高,但却十分重要。此时北方的蒙古已然崛起,金朝备受打击,加上宋朝不再缴纳岁币,引发宋金间的战争。此时的蕲州许久没有经历战争,但秦钜协助知州李诚之整顿防务,准备作战。

然而金兵南下,一切都变了。

1221年2月,金兵大举入侵淮南地区,此时的知州李诚之年届七十,所以通判秦钜肩负起守城的重任。秦、李两人调兵遣将,分布城守,然后趁金人初来,立足未稳,率军主动发起攻击,“遇于横槎桥,大破之”。几天后,金人准备渡过沙河,宋军看准时机,再度出击,又一次打败金兵。

图片 3

第二天,金人来势汹汹,“决湟水,焚战楼”,但又被宋军打败,之后还射杀金兵大将。交战到3月,金人的攻势更加猛烈,“谋益巧,攻益力”,此时黄州失守,金兵汇集各种兵马达到10万之众,形势越发对宋军不利,加上池阳、合肥援兵相继败走,蕲州已经成为一座孤城,金人势在必得。

书生永远记得那一天,十万金兵要南下攻宋的消息传来,城里鸡飞狗跳,到处都是收拾行李的富商,和拖家带口的小贩。

秦钜再有才能,也无法避免最终的失败,再与金人交战一月之后,“策应兵徐挥、常用等弃城遁”,蕲州最终被金兵攻破。都说“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会打洞”,作为秦桧的后裔,秦钜显然超越曾祖太多!秦钜与知州李诚之组织军民,发起巷战,誓死抵抗金兵,直到”死伤略尽“。

都要逃,也都在逃。

最后的时刻到了!秦钜退回府衙,命手下人将各个仓库点燃,不给金人留任何东西。知州李诚之引剑自刎,全家殉难,而秦钜也来到屋中举火自焚。这时一个老军看见烟火中有一个穿白袍的,知道是秦通判,于是想救他出来。秦钜叱责道:

图片 4

"我为国死,汝辈可自求生。"

这座城池的守卫者是一名老知州,知州七十岁了,今年正好该调职,回江南温柔乡里颐养天年。

然后秦钜投入火海之中,壮烈殉国!在蕲州之战中,秦钜的两个儿子秦浚、秦瀈也先后战死,可谓是一门忠烈!正是因秦钜等人的坚决抵抗,才使得金人最终没有进一步的入侵,战后宋朝“特赠钜五官、秘阁修撰,封义烈侯”,秦钜与知州李诚之被立庙祭祀!在《宋史》中,秦钜官职不高,但却用一腔热血,为自己正名!

结果就碰见了这档子事。

朝廷派来的新任官员,眼看是不来了,估计得到消息,已经半路逃走。

书生望着老知州,说不如您老先走吧?

图片 5

老知州摇了摇头,烽火飘摇,春草初生,他说我是个读书人,驻守边疆,守到两鬓斑白,二十年都耽在这座城里,不想走了。

我已无所求,独欠一死而已。

老知州对书生说,你们想走,就先走吧,等战端一启,老夫便不许任何人私下出城了。

书生还年轻,书生才二三十岁,他从江南而来,知道武林城的风味,西子湖的暖风。

但书生还是留了下来。

图片 6

那天校场上站满了人,无论是即将征战的,还是运筹后方的,都等着老知州记录在案。

老知州说,百年之后,就凭这点笔墨,让人们记得我们。

他仔细问着所有人的家世,问到书生的时候,只等来长久的沉默。

老知州抬起头,看见书生望着天空,长长吐出一口气,像是吐出十年来的冷眼嘲笑,风雨寒霜。

书生说,我叫秦钜,三尺微命,一介书生,曾祖父……秦桧。

图片 7

校场上哗然一片,这片哗然像是无风而起的浪,一浪浪涌出校场,涌进城里,书生无论走到哪里,都能听到背后的指点。

人们说,他留下来,一定别有用心。

老知州来看过书生,说人心如此,不要太放在心上。

书生笑了笑,说我早就习惯了。

当老知州走后,书生脸上的笑容又消失了,他的确已经习惯了,但还远远做不到宠辱不惊,仍旧想漫天的咒骂。

图片 8

而他又不能咒骂,因为他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书生,不是一个怨天尤人的秦桧后人。

飘摇的灯火也灭了,夜色渐渐浓重,窗外听不见一分声响,书生夜不能寐,不知道明天会迎来什么,也不知道未来究竟会如何对待他?

他深吸口气,正准备给自己内心找些安慰,等明日好好思索守城对策。

砰然的一声,有人砸了他家的窗。

书生:……

书生坐起身来,心想算了,不睡了。

那些天里,书生给老知州出了许多主意,他说金兵南来,势必要渡过湟水,想要守城,第一件事就是断了湟水上的桥。

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app发布于中国历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誓死抗金,何须马革裹尸还

关键词: